*ST天娱(002354.CN)

逾期负债超28亿 *ST天娱债权人申请重整获批

时间:20-08-03 20:02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逾期负债超28亿,*ST天娱(002354)债权人申请重整获批

曾因朱晔借壳转型游戏产业,天神娱乐在资本市场名噪一时。2015年,天神娱乐实际控制人朱晔拍下巴菲特天价午餐,同年12月,天神娱乐股价超过40元/股(前复权),攀上借壳后的历史高峰。如今,朱晔退出天神娱乐的历史舞台,巨额商誉减值吞噬利润,两年连亏,天神娱乐披星戴帽走到退市边缘,巨额债务压顶更是加剧了天神娱乐的退市危机。

截至2019年末,*ST天娱已逾期但尚未偿还的流动负债规模为28.50亿元,2019年全年债务利息费用已高达3.77亿元。如何解决债务危机,成为了天神娱乐解局的关键。在内斗落下帷幕之后,新管理层上任,保壳是重中之重。

7月31日,*ST天娱收到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申请人周永红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公告显示,如果公司顺利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重整计划,将有利于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从根本上摆脱债务和经营困境,化解终止上市和破产清算风险,推动公司回归健康、可持续发展轨道。

债权人申请重整,*ST天神叠加退市风险警示

一年之前,*ST天神还未披星戴帽,彼时,*ST天神以朱晔为首的管理层和NEWEST WISE LIMITED为新有限公司(简称“为新公司”)便就债务危机的解决方式产生了分歧,为新公司正是天神娱乐借壳科冕木业时的壳主,科冕木业创始地正是辽宁省大连市。

2019年8月,天神娱乐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公司管理层当下正在与债权人积极沟通,且已经与两家债权人达成了债转股框架方案。

据证券日报报道,为新公司认为就目前公司状态,债转股的方案并不切实际。“我们认为今年上半年杨锴董事长提出债转股时是最佳时机。但公司目前的状况并不好,子公司经营不好,业绩下滑。而业绩转好才是债转股的前提,拖到现在,再来谈债转股,基本就没有可能。”为新公司的高层认为,“几个月后的下一个年度,公司大概率会被ST,如果那样,就更难操作。因此,一方面用法律手段要处理好十几亿元违规担保债务,回归本源;另一方面,希望能够进行破产重整,轻装前进。”

朱晔已经出局,董事会改选,天神娱乐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解决债务危机保壳成重点。

7月31日,*ST天娱收到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申请人周永红对公司的重整申请。

某上市公司前任高管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企业资不抵债进入破产程序通常有三种结果,和解、破产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破产重整可由债务人或者债权人申请提出,假定企业能顺利完成重整,则必须经过如下几个步骤:1、申请重整;2、法院受理重整申请,裁定准许公司进行重整;3、制定重整计划,由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后,提交法院裁定批准计划;4、计划批准后,重整计划需按期执行完毕,提请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执行完毕。收到法院批准重整计划执行完毕的民事裁定书后,重整顺利完成。对比破产清算,破产重整能够更大力度、更广层面保护债权人、股东及其他相关权益人的权利,破产重整状态下的债权清偿率通常高于破产清算。

在协议债转股的过程中,如果某几个债权人拒绝谈判或要价过高,那些已经完成谈判的债权人努力就白费了。但如果破产重整方案没能通过 ,一般就是破产重组或者破产清算,如果债转股或者股权让渡等等一揽子计划没能通过,就只剩下有人接盘或者破产清算一条路了,所以债转股谈判难度陡然下降。上述前高管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ST天娱公告显示,如果公司顺利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重整计划,将有利于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从根本上摆脱债务和经营困境,化解终止上市和破产清算风险,推动公司回归健康、可持续发展轨道。

*ST天娱进入重整程序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公司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第(二十三)项的规定,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超28亿元流动负债待偿还,重整申请人债权金额仅为572万元

此次重整的申请人为周永红,2019年6月2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京03民终8861号生效民事判决,判令公司于该判决生效起十日内给付周永红股份转让款 571.72万元及相应逾期付款损失。截至目前,*ST天娱未能全部履行该生效判决确定的给付义务。

周永红与*ST天娱的纠葛起源于2016年的资产购买。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6年6月1日,天神娱乐与周永红等13人签署《购买资产协议》,主要内容为约定天神娱乐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形式购买合润德堂股东持有的合润德堂96.36%的股份,其中天神娱乐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形式购买周永红等13人合计持有的合润德堂76.36%股份,天神娱乐与合润德堂股东浙江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另行签署协议约定购买合润德堂20%股份事宜。

合润德堂100%的股份于评估基准日的评估值为77010万元,经过双方友好协商,一致同意,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合润德堂96.36%股份的总对价为74200万元,天神娱乐从周永红等13人收购的标的资产的交易价格确定为58800万元,包括股份和现金两部分。其中,天神娱乐向周永红等13人支付的股份对价共计22924.97万元,现金对价共计35875.04万元。其中,周永红股份占比1%,交易价格700万元,均为现金对价。

2017年2月17日,合润德堂的股东变更为天神娱乐、北京微影时代科技有限公司,《购买资产协议》项下约定的交割事宜完成。

周永红表示2018年1月31日天神娱乐向其支付了128.28万元。随后将天神娱乐诉诸法庭。

周永红作为债权人应被偿还的股份转让款 571.72万元及相应逾期付款损失,在目前*ST天娱的债务危机中仅是冰山一角。

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末,*ST天娱已逾期但尚未偿还的流动负债规模为28.50亿元,2019年全年债务利息费用已高达3.77亿元。

企查查数据显示,*ST天娱仍陷在多项司法案件中,*ST天娱与恒丰银行、民生信托、北京银行、浦发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有合同纠纷。

上半年持续亏损,*ST天娱仍面临退市危机

2014年,天神娱乐借壳科冕木业上市。当年,上市公司净利润大增,从2013年的1100多万元跃升至2.32亿元。借壳后的四年,天神娱乐净利润年增长率都在50%以上,2014年之后的三年(2015-2017年),天神娱乐的净利润分别为3.62亿元、5.47亿元和10.20亿元。

2015年,天神娱乐实际控制人朱晔因拍下巴菲特天价午餐而名声大噪,二级市场也表现斐然,股价一路水涨船高。2015年12月,天神娱乐股价超过40元/股(前复权),攀上借壳后的历史高峰。截至8月3日,*ST天娱收盘价为3.82元/股,涨幅为2.96%,总市值为35.61亿元。

经历了4个年度的高光时刻后,天神娱乐2018年的年报令市场哗然。2018年报告期内,天神娱乐实现营业收入25.99亿元,同比下降16.20%;利润总额为-68.51亿元,同比下降615.46%;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71.51亿元,同比下降803.52%。该报告期,天神娱乐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0.60亿元。天神娱乐该年度的财务报告被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2019年年报显示,天神娱乐实现营业收入13.3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8.63%;利润总额-12.0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亏82.4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11.9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亏83.25%。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带解释性说明段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4月29日,两年连亏,天神娱乐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

2020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ST天娱上半年亏损1.5亿元-1.9亿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1.1条第一款的有关规定,若公司2020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继续为负值,深交所有权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文章来源:新京报)